沁羽

盗全龙哑死忠粉
瑜洲,八年

【瑜洲】家

华灯初上,上海总是最热闹的那个城市之一

光怪陆离,何处安身

许魏洲默念。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上海的人,他第一次感到了孤独。

手机屏亮亮暗暗,几个字的信息在几秒钟删除。许魏洲将手机扔进口袋,苦笑一声。

从何时起,有你才是家。

又是一年初冬,黄景瑜依旧上海北京的奔波着。夜半,飞机停在上海,他的拎包入住常住的酒店。

擦肩,一句话也说不出。他看着许魏洲推着箱子走过,知晓这是他即将飞往北京。连一句像样的问候也没有,那个天天在床上相拥而眠的人,像一个半生不熟的同事一样,点头示意,路过即是常态。

手机屏亮亮暗暗,黄景瑜苦笑一声,他们有多久没联系了?

忙碌的工作,连问好都成了奢侈。

就像今天,许魏洲飞北京,而他,刚从北京飞回来。其实机票原本是明天上午的,可一个想不开就连夜赶了回来。

很累,刚刚录完节目,第二天的活动在下午,真的没必要那么赶。就像许魏洲,他的活动也在下午,却要连夜赶去北京,真敬业呀!

黄景瑜乱七八糟的想着。电梯“叮”的一声停下了。

豪华的装饰,宽敞的走廊和冷清的灯光,让黄景瑜脑子“嗡”地一响。

他想回家了。

凌晨一点,黄景瑜开车驶在静安区的一条小路上。手边是刚刚传递完经纪人咆哮的耳机。

半夜三更工作完,BOSS吵着回上海;半睡半醒飞上海,行李刚搬酒店内;BOSS吵着要回家。这工作,可去TMD吧!

黄景瑜一边考虑着,是不是要多开点工资安慰下功臣,一边利落地踩着油门飞驰在马路上。

他想家了!

简单的装饰,不甚宽广的走廊,以及闪烁的灯光。黄景瑜踏过最后一级台阶,漫无目的的想着:明早要把走廊的灯换一下,还有墙角的那盆花,真难看。

他熟练的拣着钥匙,推开了房门。猛地愣住了。

落地灯橙色的光芒洒在另一人光裸的脊背上,转身时的讶异带起眸间点点星光。

“你,你不是飞,飞北京吗?”黄景瑜呆呆的问。他想,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傻逼。不然,他的洲洲怎么会那么开心,愉悦的眼底的光都像要溢出来。

“你不是住酒店吗?”许魏洲用毛巾狠狠揉了几下头发,力气大的像是要薅下来一样。

黄景瑜连忙上前几步,从他手中拽过毛巾,给他轻轻揉擦。

“你要把它薅秃了呀!”

“咋滴!秃了成和尚你就不要我了是吧?”

“不不,你当太监我都要你。”

“去NMD,你才太监呢!”

“那不行啊,我太监了,你就不‘性’福了啊。”

灯光暧昧,语调低沉。男朋友贴在鬓角处私语,心神荡漾。

许魏洲定定神,一把推开身旁的人。坐在沙发上,大大咧咧地翘了个二郎腿,审问道:“怎么回来了?”

黄景瑜盯了他半晌,冒出一句不搭题的话:“走廊的灯该换了,还有那盆花,换个好看点的。”

是呀,该换了。许魏洲愣了下,起身便往卧室走,漫不经心道:“哦,那你换吧。”

错身而过的瞬间,黄景瑜一把攥住他的手腕,从身后抱住他。

“洲洲,我想你了!”

想你了,想家了,你就是我的家。

接下来的一切那么的水到渠成,怀中转身的相拥,隔着潮湿的发梢,嗅着湿润的香气,急切而温柔的吻 数个月的相思,恨不得把彼此融入骨血,两个人半拥半抱 从客厅到卧室,跌跌撞撞地倒在床上。

他的洲洲勾着些许坏意的笑,用脚趾划过结实的臂膀,空气变得燥热,这并不是冷水澡可以解决的事。相贴的肌肤,暧昧的呻吟,直到最后,许魏洲无力说着什么先洗澡后上床的事,只得任凭他摆布。

三点半的上海,夜空下是条条灯河,宽敞的马路上偶尔有车驶过,睡梦中的人儿有着些许呓语声。

黄景瑜从浴室出来,就看见他家洲儿赤着脚,裸着上半身站在落地窗前装深沉。窗帘依旧没有拉开。

“快上床,光着脚也不知道冷。”黄景瑜一把掀开被子,过去就要抱他。

许魏洲把手横在胸前,挡开了那只还带水汽的手,转过头,嘴里叼着一直未点的烟,含含糊糊地说:“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那半边脸蛋映着昏暗的灯光,带着令人心动的光。

“仙个屁!抽多了这玩意儿让你早好几年去见神仙!”

黄景瑜可不买这帐,这张脸可是日日夜夜的看,各种各样的神态他都见过,有些是旁人这辈子也见不到的。

黄景瑜没好气地夺过烟,叼在自己嘴上,一边反手就想扛起那不听话的小崽子。

一米八的大男人可不比女孩,再怎么轻也不是随手就能扛起的。一个微小的趔趄,黄景瑜连忙双手相拥,半扭半抱地把人带到床上。

“黄公举,这力道不行啊!”怀中的人调侃着,眸中含着盈盈水光。

“哪不行啊?刚才不还满足的没力气叫了吗?”

黄景瑜眼里闪着暧昧的光,心下却有些懊恼。放才起劲没起稳,要是刚刚直接来个公主抱……

许魏洲只是笑着,将嘴唇慢慢贴到他的嘴角,舌尖一探一勾,直接将那烟掉了个头,叼了回来。

黄景瑜也不恼,抱着他在床上蹭了几下,摸到了枕头,便把人担了上去,边亲吻边喃喃道:“这烟怎样?”

香烟从唇角划落,许魏洲嘟囔了句:“好烟。”便将手环住身上的人,加深了这个吻。

冬天的夜自然是漫长的,他们有充足的时间来拥抱。家的气息环绕着他们,令人心安。

这是第三年的冬了,一切来之不易。刚在一起那会,亲昵总是伴着争执与不安。后来,争吵变得很少,不安也只是偶尔的一痛,因为,时间太过匆匆,连亲昵都隔着屏幕的思念。

一连几个月,通话刚刚接起就挂断,消息往往隔着时差和整个白天,收到时早已没有那一刻的心情了。

所幸,他们足够默契。默契到在离家不远处住同一所酒店;默契的改签,即使对方可能已经飞往另一座城市;默契的不想去住只有一个人的房子;默契得想呼吸你留在城市的味道。

无需言语,无需刻意。你就是我的家,漂泊再久,终会回归

很久之后的某一天清晨,许魏洲看着窗外柔软的阳光,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他一胳膊肘戳醒趴在身旁的黄景瑜,没头没脑的问了句:“如果那天我已经飞北京了,怎么办?”

黄景瑜一脸茫然地撑了下眼皮,梦游一样地回复道:“飞呗,我再飞过去找你呗。家在这,你想去哪呀!”

说罢,脑袋埋在许魏洲颈窝蹭了蹭,又沉沉地睡过去。

许魏洲有几分无语,有几分好笑。他甚至不知道黄景瑜是否听懂了自己的问题。

不过,还有什么可问的呢?我是水滴,你是海洋,你是我的归途。

解释一下,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老大是第二天回上海,洲洲是第二天回北京

景瑜想见洲洲,改签,今晚去上海

洲洲想见景瑜,改签,今晚去北京

两人都想悄悄的,没跟对方说,然后在酒店擦肩😋

我终于成为你

他说:做自己喜欢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

他说:做自己喜欢的曲,唱自己喜欢的歌,走自己喜欢的路

那天,晨光熹微,许魏洲踩着滑板游向远方

那天,月光如水,黄景瑜哼着周董的歌踱步街头

从何时起,你的爱好成了我的习惯,我的动作成了你的标志。

当黄景瑜多次宣告周董为偶像而被打脸后,他不得不偷偷补课,在机场的漫长等侯中,他一边哼着周董的歌,一边无意识地将口罩用嘴来回挪动。半晌,在助理憋笑的眼神中窘迫地取下。

那是谁的动作?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与你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我们越加相似。

那晚,他的男孩在窗前打着电话,一口大碴子味的东北腔熟练地拉呱着,听得人忍俊不禁。灯光在他身上洒下,像一幅朦胧的彩画。

“咋了?撒子。”许魏洲关上手机,转身便看到黄景瑜直愣愣地看着他,不由得调笑着去挑他的下巴。

手被一把抓住,黄景瑜将脸埋进他的腹部,手将他紧紧搂住。灯下影子重叠,彼此相融。

在不知未来的此时此刻,我们拥抱在这里,任由时光刻下彼此的烙印。

在未来的某天,许魏洲迈着外八走进演播厅,被众人调侃与日俱增的大爷范时,不由窘迫的盘起腿坐在地板上,又在不知不觉中换成了跪坐一般的姿势。直到身边一个练过柔术的小伙兴高采烈得用他的动作作为模板解说时,他才恍然回过神来。

那天,接到许魏洲电话时,黄景瑜正在看自己的超话,不经意间,一张神似自己的背影照映入眼帘。

他一边听着电话那边的男孩的“控诉”,一边微笑。窗外的灯开始逐一亮起,温暖得像那夜的拥抱。

他想起了那晚的身影和炽热的吻。

“洲洲”

“咋了?”

黄景瑜清了清嗓子“我觉得菌群互换是有道理的。”

“啥?”

“我说,”黄景瑜声音微哑,“我想来次菌群互换。”

他能想出电话那端的许小喵绯红又傲娇的脸,强抿却不禁翘起的唇角,以及咬牙切齿的声音。

“滚!”

我多想多想成为你,与你相像和你在一起,直到时光让我们永不分离。

重发,感谢小舍友的字✧٩(ˊωˋ*)و✧

瑜生一起慢慢走
风瑜同洲!!

许啾啾,二十四岁,生日快乐!

另外,感谢我亲爱的小舍友的字,宝宝的字实在拿不出手(//∇//)

你在我身旁,是不能说的秘密

从原著分析双叶可行性报告

我一个坚定的蓝雨粉确实叶黄党,然后让双叶迷了眼,嗯,在双叶文中看到黄少总有点愧疚(/ω\)
喜欢太太的文章

遍地风流:



不务正业系列。瞎扯,请勿深究。


印象中双叶只铜矿了一次,然而我却萌上了这么一对CP。


努力抠糖以及性格分析,因为是CP向所以脑补得很多。


 


【进来的人赫然是叶修,只是西装革履,弯曲的手臂上搭着件呢子大衣,风度翩翩得让人有些目眩。听到陈果说话,人也是一怔,但很快还是带着礼貌的微笑:“请问,叶修是不是在这里,或者说,是叶秋?”】


【毫无疑问,这个人和叶修长得是极像,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神态气质却是很不一样,更重要的是发型,还是体型,却是都有一些差别的。】


外型上不用说了,我们叶修和叶秋一样,都是全世界坠好看的人。


陈果的话可以说是语气随便,也可以说是冲。想来叶秋平时很少遇到有人对自己这种态度,所以一怔。但很快带着礼貌的微笑,说明叶秋其实是个很沉得住气的人,风度优雅举止得当。(瞎吹


 


 


 


【“我等他。”来人点点头。


“随便坐。”陈果也是点了点头。


来人却只是随便走了几步,而后很随意地问道:“这么说,他在这里用的是叶修这个名字?”】


大嘎都知道叶修离家十年,分开的时候他俩也才十五岁,十年经历都不重合,通常来说哪怕是亲兄弟,十年不见面关系也会变得生疏。(除了叶修回家偷拿身份证那次,应该就没再回过家。)但在这里可以看出,叶秋说话语气很自然熟稔,也就是说这些年里他俩应该是持续有联系的。而且,很有可能一直是叶秋主动联系,叶修那个性格……估计有事才会找人。


 


 


【陈果取下瓶芬达,直接扔了过来,自己也是随手抽了一瓶,一边拧开一边问:“你怎么称呼啊?”


那边这位却是被陈果直接砸饮料过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接住后还在回味,听到陈果问话,连忙回神,应声道:“我叫叶秋。”】


私自猜测,由于家庭环境导致,可能叶秋生活中很少跟人有这种轻松自在随意的相处模式,可能跟叶修会这样,但叶修离家出走了嘛。所以这时他回味了一下。


其实我是觉得被吓了一跳的叶秋弟弟很可爱,就截了下来哈哈哈哈。


 


 


 


【一边的仪容打理一丝不苟,另一边呢,只是出门采买了点年货,就已经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


再看站在那边的姿势,这边是标枪一样的笔直,连手臂弯曲的弧度看起来都很讲究。这边这位……陈果不忍去看了,这货出来的时候好像裤子没有穿好吧,一边走来一边正在低头弯腰拍打着裤线。】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叶修被虫爹嫌弃了一把。


看这里的叶秋,仪表一丝不苟,站得跟标枪一样笔直。不记得在哪里看的分析说双叶家庭背景是军/政世家,所以家教严格很说得通。叶秋这样的姿态,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出来的。必然是长年累月都经受着严格的训练,怪不得要离家出走……


 


 


 


【叶修的语气,最气人的就是那种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口气。虽然陈果承认大部分时候,他说的的确是对的,的确就该是这样,但是,这样的口气依然很有让人踩的冲动。反之他这个弟弟,说起话来就很讲究,很有分寸,礼貌,含蓄,让人挑不出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无论是谁,和这样的人聊天都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的感受】


讲究、有分寸、礼貌、含蓄,说话时会注意对方的情绪,疯狂为叶总打call。但双叶相处的时候,叶秋弟弟不一定这样。


 


 


 


【“退役不代表什么,你外行人不懂。”叶修说。


“退役……就算复出也要一年吧?”叶秋说。


“哟,这个也知道?”】


后面说了叶秋不玩荣耀,并且对荣耀一点都没有兴趣。那么在不玩游戏的前提下,他关注职业圈的原因,就只有叶修。


 


 


 


【“这一年你总归是没事做的吧?不如回家里休息休息。”叶秋说。


“在哪里都一样可以休息。”叶修说。


“其实老爸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


“老梗了我说……”


“好吧!其实是老妈……”


“你再编!”


“小点死了!”


“差不多了,已经活得够久了!”叶修冷漠。


陈果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不过觉得还是要弄清楚:“小点是谁?”


“一条狗。”叶修说。


“……”陈果突然发现,亲兄弟不愧是亲兄弟,双胞胎不愧是双胞胎,这两个人,似乎在某些地方有些骨子上的一致,具体,还待进一步的观察。】


这段对话是我觉得最甜的一段,搞笑又温馨。从对话中,可以印证前面我说的双叶一直有联系这件事,以及叶秋每年为了骗哥哥回家绞尽脑汁想理由……可爱!


叶秋在前面举止一直很严谨得体,但在和叶修对话的时候就颇有些耍无赖,言语也不大靠谱。依旧私心猜测,叶秋弟弟与叶修私底下相处,应该会和在人前大不一样。


不过叶秋要跟叶修比心脏,是比不过的……所以必须年上!


 


 


 


 


【陈果一惊已经站直了身,跟着就听到叶秋在那气道:“你这个混账哥哥!当年偷了我精心准备的行礼逃出来,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应该说是我及时发现了弟弟企图离家出走的幼稚行为,不惜以身作则当反面例子来教导才对。”叶修说。


“无耻!”撕着叶修领子的叶秋,终究还是没能做什么,只能是咬牙切齿地挤出了这么两个字,那种又恨又无奈的模样,陈果突然一下子就感同身受了。因为她也经常被叶修搞出这种状况。


“现在看来,教育得还不够。”叶修神色如常。


“跟我回家!”叶秋咬牙。


“不可能。”叶修说。


叶秋的目光很深邃,很意味深长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要出什么大招。陈果满怀期待地继续观望着。结果,场面居然就这么僵住了,没有下文了。】


叶秋依旧存有离家出走的想法,一个内心叛逆的Boy。


叶秋生叶修的气,表现方式如下:“混账哥哥”“无耻”,抓住衣领子不松手,然而什么也没做。一是因为他的家教,叶秋应该不会骂人。二是舍不得对叶修做什么(我不管,就是这样!


觉得对自己弟弟教育不够的叶修同学,我给你出个主意,有事床/上说,谢谢。


 


 


 


【“累了没有?赶紧给我放手,没大没小的。”叶修说着,只是随手一拍。看起来叶秋双手早就不怎么用力,就这样被叶修给随手拍开了。


“你这件大衣好像不错?”只有一件外套的叶修开始打量叶秋一直挂在臂上,就连刚才伸了双手也没有滑到哪去的大衣。


“不可能!”叶秋坚决地把大衣藏到了身后。


“小气鬼。”叶修鄙夷。


“你拿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还过?”叶秋说。】


叶秋双手没怎么用力,被叶修随手拍开。依旧印证前面的话,叶秋没想真的对叶修做什么,只是一时气急。在我看来,基本上就跟你惹恼了小猫,他上手挠了你一爪子一样。


要大衣这里,可以看出,叶修没少穿叶秋的衣服,或者欺负叶秋,讹叶秋的东西。各种梗都可以搞起来惹。


 


 


【“我要用叶修的话,那还真有些麻烦。但要用叶秋的话,这种弱爆了的烂大街名字,真的一点也不稀奇。”叶修说着。


“胡扯!关键是谁也没想到你跑出家居然只是跑去打游戏,你这才是弱爆了吧!”叶秋叫道。


“哦?那你那时也想离家出走,你是想去干什么呢?”叶修问。


“呃……我……”叶秋努力回忆中。


“或者说,你当时有理想嘛?”叶修问。


“我当时的理想……就是离家出走……”叶秋说。


“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了。”叶修说。


“切。”叶秋习惯性地表示不屑。


“其实在我后来已经不再回避后,家里想把我强行带回去是很轻易的事,你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这么做吗?”叶修说。


“为什么?”叶秋忍不住问。


“因为我的理想只是游戏而已。”叶修说。


“嗯?”叶秋和陈果一起疑惑。


“电子竞技是很年轻化的职业,以我现在的年纪,已经算是职业生涯的晚期,再坚持,也不可能持续太久。所以说,我坚持的这份理想,在很早的时候就会结束。到那时候,我自然会回去,因为那里永远是家。而我的年纪也足够走这样一次回头路。这才是家里真正放任我在外面的原因。”叶修说。


“而你呢?你就不一样了,一个以离家出走为理想的少年,你分明比我还要叛逆。我至少知道跑出去要做什么。你呢?只是为了跑出来而跑出来。你这一出来,还会想着再回去吗?我看恐怕不会,所以,你还是一直乖乖呆在家里比较好。离家出走……你真以为是件很好玩的事吗?”叶修说。】


这段有点长,其实这里的叶修很有些谆谆善诱的感觉。至于是不是为了忽悠叶秋回家先不提。


一开始叶秋和叶修斗嘴,也超可爱。叶修劝解叶秋的那段话,很明显叶修要比叶秋看事情更透彻,也就是说,两个人在相处的时候,叶修其实是要比叶秋成熟的。前面叶修说教育叶秋,也不是不可能。


叶秋在外人面前应该一直是很优雅得体的形象,但在叶修面前,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种小孩子的心态,这也是一颗糖。


在对待叶秋上,叶修虽然会欺负他会开嘲讽,但是也会在哥哥的角度上去关心疼爱弟弟。而且他把叶秋看得很透,很了解他,所以一出口就能戳中他。


 


 


 


【“你不要添乱好不好。”叶修连忙出来阻挠,“你看这家伙贼心不死的样子。”


“切!”叶秋重新启动了自动鄙夷模式,哼了一声后,在网吧一层到处转了一圈,随后走到楼梯口打听着:“住楼上是吗?”


“是的。我带你上去。”陈果过来领路。


“谢谢。”叶秋点头致谢。只要不是和叶修说话,他这份待人的风度,随随便便一个言行举止都有所体现。】


一颗糖:只有在哥哥面前才任性。


叶秋依旧是礼貌得体,他虽然站在楼梯口打听,但是并没有直接上去,而是开口询问,等待陈果同意才跟着她上去。


 


 


 


 


 


【“住女孩子的房间还是有些不方便啊!这沙发可以睡人吗?”叶秋此时指了指客厅的沙发说道。


“不要紧不要紧,我就睡这里吧!”叶秋说着,末了又是表明一下自己坚定的态度:“我坚持。”


“不用不用,下去看看那家伙在搞什么名堂!”叶秋转身拉开了房门,却还是以女士优先的姿态询问陈果是不是也要出去。】


不住女孩子的房间,女士优先的让陈果先出去,可以说是非常的绅士风度了。


以及看完房间接着颠颠的去找叶修,还是糖啊~!


 


 


 


 


 


【“就是,就知道玩游戏,鄙视。”叶秋站在陈果一边,很威风的样子。


叶修无奈地抬头:“要怎么收拾。”


陈果伸手胡乱一指:“有用的东西,都用起来啊!”


叶修很无力的说道:“你知道你买回来的东西有多少是有用的吗?”


陈果一怔。她只顾买得痛快,具体买了些什么,有大部分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顶嘴!扣他薪水啊老板娘!”叶秋在旁怂恿。】


叶秋在一旁狐假虎威,#总算找到欺负叶修的机会了,好开心啊。#


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叶秋去帮忙。”叶修说。


“你为什么不去?”


“我在工作。”


“只是玩游戏而已啊……”叶秋嘴上嘟囔着,却还是过去帮手了。他实在不是一个可以坦然地坐在一边当甩手掌柜的人。】


这里叶秋帮忙,一方面是性格原因,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他还是很听哥哥的话的。


 


 


 


【“很强大嘛,都是我喜欢吃的。”叶秋看过菜后连连点头。】


糖:叶修买的都是叶秋喜欢吃的


 


 


 


【“真是个废材。”又在游戏的叶修无奈的过来。


“楼梯在哪还知道吗?”叶修问。


“知道知道。”叶秋说。


“在哪?”


“嗯,墙的另一边……”叶秋说。


“滚吧你!”叶修伸手把这家伙托住,陈果也是过来一边帮衬着,叶秋这次再也没有死撑,被两人连拉带托带拽地总算是弄上了二楼房间。】


【“扔我那吧……”叶修推开自己房门,毋容置疑地真把叶秋直接扔了进去,脱鞋、盖被,免不了又是伺候了一番。】


喝酒那段太多了没截,这里叶秋有点口嫌体正直惹。炸毛及傲娇的隐藏属性,遇到叶修才会被激活。


假设叶秋知道自己酒量不好。那么在知道自己酒量不好的情况下,把自己给喝醉了?


因为叶修在身边,可以放心大胆的醉,也不用顾及要维持“得体”的形象。当然,我觉得他可能真的是兴奋之下不知不觉的把自己喝醉了。前面文中提到叶秋想“体验生活”,这种轻松接地气的生活对他来说大概是很难得的吧。


后面叶修把床让给叶秋,自己去睡沙发,糖。


脱鞋、盖被,细心照顾,也是糖。


 


 


 


【等到了门口,才回身朝叶修挥了挥手:“我走了,混账哥哥!”


“活动几点开始来着?”叶修已经投入到工作当中了。


看着那张和自己完全一样的脸,却露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认真和专注的神情,叶秋本来张嘴还要想说点什么,结果最后只是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出声,朝两个望向他的姑娘又是挥了挥手后,走出了网吧。


“他走了。”陈果对叶修说。


“知道啊,我听到了。”叶修说。


“那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有啊,我的心都碎了。”叶修说。】


这里只做亲情向分析。叶秋虽然一直知道叶修是职业选手,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感,对游戏也没有兴趣。但在看到叶修神情的时候,我相信叶秋一定能够理解叶修的想法,理解他对理想的坚持。他虽然一直想让叶修回家,但只是嘴上嚷嚷,没有真正阻挠过叶修。(要真想强行带叶修回家,我觉得叶秋做是能做得到的……


这里分别的时候,看起来是很平淡,两个人甚至都没有直接对话。陈果也对此表示了不解和讶异。但我觉得他们俩可能是彼此理解,心照不宣的达成了共识。


因为知道叶修会回家,叶秋会等他回家,所以不需要告别。


原文截得也差不多了,就叭叭到这里吧。


能看到这里的,对双叶都是真爱【感激抱拳


叨逼完发现其实糖还挺多的,希望我双叶能有越来越多的人萌,希望粮越来越多…以上!

分峪: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啥,瞎鸡儿乱画吧_(:_」∠)_

*时间设定是两人确认关系后


【就盼着有一天哪位老师能用这个梗开车了。

【资料整理】全职时间轴

缭:

马一下…


None_诺奈:



很久以前自己整理的全职时间轴,之前答应人发一直拖到现在…………




大家随便看看~




【请勿转出lofter,谢谢】














这气氛,还以为出柜呢!
火神你都要走了还回来干嘛?回来还是要走,你又不告白☄ฺ(◣д◢)☄ฺ

站一秒火黄,小青峰是吃醋了吧,我发现我不介意青黄火三角~( ̄▽ ̄~)~